快捷搜索:  

梅香几度皆成空

植几行寒梅,种几株翠竹,感梅花开时,似情人血点燃成一丛火焰,看青竹四季,正如那枫林深处不老的红颜。

步苍苔,入小径,落雪如花,花如海。冰封玉彻,九曲回肠,待六根清净,万花凋零之后,还有谁,愿送我,江南一枝梅。

回首悠悠少年心,多少往事醉梦中,翠合笙歌,绮罗香暖,当淡月笼轻愁,啼春细雨,又把多少伤情事,淋的湿漉漉。痛离肠未待语起,却已先断,到如今,泪眼望尽天涯,更那堪,衰草哀色连天,怨飞梅又弄晚。

采青梅对酒,燃浊泪煮雪,多少少年,凭谁又道,天意如刀,刀刀割在自心上。处处江湖路,曾几度,伤秋丝雨与往事,淅沥成烟。北风吹过山岗,画楼暮色把重帘染做金黄,银屏山水,尽皆化为轻寒,水墨梅枝,又空自感叹,飘零岁月,拥春相醉,又对谁才醒?

哀兮悲兮,少年往事,尽如白驹过隙,于云淡天阔时,化做箫声无处觅!只好静坐竹楼,对数亩梅园,寂寂聆听依依琴声,潺潺如月光的水。那瞬间的温柔,谁的白衣胜雪,素手如玉,拨动我心中生锈的弦,铮铮声息,又将为谁而唱?为谁而歌?

霎那芳华早已随风逝去,花开墨枝,那一片丹红的火,照尽清寒,锁尽啼莺,剩下何人,于跨鹤登高之处,折下梅花独自看……

梅枝疏影的窗头,清风明月,吹来花香与君嗅,这一刻的温柔,便似让寂寥在心头全都散淡了,待残香染尽了襟和袖,谁还会记得花期醉酒,是晚还是昼。但只见花开满枝头,又何必再相望长相守,天不老,人未偶,总有一年好春,把长恨,尽数赋予庭前柳。

一年春意,早已浓如酒,云雪连天,多处梅花争风流,一点梅心,一杯浊酒,哪还管它有多少离恨与闲愁,且待到冰凝烛泪霜天后,再于醒时去烦忧。

那江湖的好风吹不老,是谁又说道,落梅飞红,点点,皆如你寂寞的笑。踏着明月的弦律舞蹈,倾城绝世的微微笑,即使隔世也忘不了,就如此,把闲愁,尽皆赋了东流水,便掩唇轻道,而今乐事他年醉,寂寥,只在花开人却老。

落花浅恨春过早,其中深意谁能了,惆怅盈门,今朝事,便全化做了孤烟冷,空余下满庭风雪愁煞人,待万千素裹后,清波无一寸,尘缘了无痕。

念昔年归莺,载不入词韵,叹伊人,不似梅花又迎来一春,些许翠微凌波,几多斜阳弄晴,又何人折下镜花,嗅梅香,于清歌红泪之中,唱尽凄凉,负一身风月,又全都成伤。

忆斯人独憔悴,渺渺天涯,灯光照尽帘影,煮鹤又焚琴,折花望梅,淡淡经年事,尽抛脑后,且任我,长笑复长啸,再也休提,梅心碎后,芳草斜阳下,天叫少年老。

作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